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关老爷文化青铜礼品集团

993152852.blog.163.com

 
 
 

日志

 
 

朝鲜重臣为何爱玩“失踪”?  

2014-01-09 06:3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鲜重臣为何爱玩“失踪”?

丁咚   文

 

对金正恩顺利接班发挥关键作用的张成泽被处死后,朝鲜政坛并未平静,更多传言像洪水一样泛滥开来。

其中传得最为神乎其神的是,张成泽乃由崔龙海所主导的军部发动“军变”清除的,金正恩不仅不知情,而且在随后被崔龙海势力架空,成了受人操控的“木偶人”。媒体甚至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金正恩在张成泽死后召开的有关会议上神思恍惚、在朝鲜中央电视播出其发表致辞时仅露面短短两分钟且每隔4秒钟就沉重喘息一声的情形,强化了前述猜测。

与此相关的是,媒体报道,金敬姬自从2013年9月之后就行踪成谜,除了在张成泽获刑后列在陈国泰的治丧委员会名单之中外,就再也没有公开出现在公众场合,可能受张成泽事件影响已心脏病发或自杀死亡。

上述消息源均来自韩联社等韩国主要媒体,而韩媒的消息则从韩国国家情报院获得。自从准确判断张成泽事件后,韩国国情院一时声名大振,因此对金敬姬死亡的判断,也被认为可信度极高。

比金敬姬的“遁形”更令外界关注的是,在处置张成泽后地位明显上升、且被指掌握实际权力的军方二号人物崔龙海也玩起了“失踪”,缺席金正恩在元旦讲话后进行的两次公开报道的重要活动,包括元月4日举行、金正恩亲自主持、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李永吉、人民武力部部长张正男等军方要员出席的朝军贯彻最高领导人新年讲话精神的动员大会;元月6日举行、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朝鲜内阁总理朴凤柱出席的平壤市群众大会。但在朝中社元月7日报道的金正恩视察人民军第534部队的新闻中,崔龙海却又再次作为陪同人员参加了视察活动。

如果说平壤市的群众大会,作为一项政务活动,崔龙海不一定非得参与的话,那么军方宣示贯彻金正恩讲话精神,他作为军队主管思想政治和人事工作的负责人,却未见于报道中,无疑是很反常的。何况对金正恩视察部队的报道,并未标注具体日期。回想起朝鲜以往惯用的做法,以此“辟谣”的意味浓厚。

不过这至少说明,崔龙海尚未被列入清洗名单,而是继续处在权力前沿。他没有出席军方重要大会,这一事实本身说明,金正恩并未像外界传说的那样被架空了权力,纯属傀儡,或者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全国上下,在清洗张成泽势力后,不会再出现另一个“二号人物”,对其权力构成制约乃至威胁,他始终是乾纲独断,独掌最高权柄的。

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在清洗张成泽事件后,崔龙海确实掌握了实权,最高领导人成为“虚君”,随其摆布,参加活动,由他在幕后控制。这种可能性应该说是极小的,这是因为在张成泽事件后,不管在任何场合,都是在宣扬金正恩的唯一领导体制和最高权威。如果真是他掌握了实权,金正恩只是随其起舞,那么应该不会如此强调金正恩的个人威权。这么做对他进一步掌控最高权力是不利的。所以,归根究底来说,后一种可能性远远小于第一种可能性。

从朝鲜近一个月来的事态发展来看,基本可以确定的是,金正恩并非是在受操纵的情况下,更不可能是在崔龙海“军变”后,完成对张成泽的清洗的,而是充分行使了他的最高权力的。

这样就可以进一步反推,对于其直系亲属金敬姬,金正恩是从技术上切割了她与张成泽的关系的,但张成泽事件的必然后果是,金敬姬与张成泽原来的“权力合体”已然解体,也就是说她所属的权力体系分崩离析了,彻底失去对朝鲜政局的影响力,加上丈夫(即使是名义上的)的惨死,对于她这样一个长期在权力核心的人物,打击肯定是巨大的,由此带来的健康状况恶化直至死亡或者自杀身亡,都是完全可能的。

除了她自己,在未得到金正恩本人同意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消灭其肉体,包括看上去权力日炽的崔龙海。

然而这种结果应该是金正恩不希望看到的:既失去了一个至亲,给外界造成其逼死唯一的亲姑母的坏印象,对于朝鲜这种实行家族继承体制、注重孝道的国家来说,影响可以说是极其负面的,又失去了原本在金敬姬直接控制下、重要的权力拱卫系统和屏障,使其直接面对潜在的政敌,危险性将会大大增强。(这也许可以解释他在两次重要场合的反常表现)

专制政体总是喜欢与神秘主义合谋。让世人无从窥其真相,摸不着头脑,也让所有身处其中者永远没有安全感,伴君如伴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当作清洗的对象。这是由于专制政体并非依靠国家制度来维系权力的分级和运行,而是建立在领袖和群臣之间的忠诚契约关系之上的。

为了有效掌控这种权力,就必须采取封闭式的管理模式,豢养亲信,推行特务统治和密室政治,监视群臣和人民。国家的法律制度只不过是使这些“合法化”的遮羞布而已:一旦有臣僚违反了忠诚契约,就会指使亲信对其进行打击,直至从肉体上拘禁和消灭它们,如果有必要,就会走国家法律制度的程序,将权力斗争漂白成符合国家正义话语体系的“合法”行为。

张成泽之死,可以说完全走的是这个路子。

以金字塔来形容这个权力系统的话,最高领导人就处在金字塔尖,往下一点,就是由亲信组成的权力之翼,在金字塔尖的最高领导人和群臣之间形成某种隔离带。严格来说,群臣都处在金字塔的一个水平线上,不管他们掌控了什么样的权力以及权力多大多小,对于最高领导人来说,他们的权力来源于其授予。

一旦处在最高领导人和群臣之间的亲信集团的某个人,在现实需要下,被授予群臣之一的位置,使其看上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种致命的权力优越感,实际上就会成为其催命符。换言之,在这种体制下,一个在权力系统的人,将亲信和群臣角色集于一身,就会变得非常危险。如果他还不知收敛和进退之道的话,那就会被视为挑战最高权威者,予以扫地出门,直至身败名裂,鸟尽弓藏,灰飞烟灭。

在作出最后清洗决定前,最高领导人或许还会采取一些警告手段,比如张成泽在2012年陪同金正恩出席公开活动的次数远高于2013年的,在这个过程中,张成泽若有范蠡之智,激流勇退,尚可保全声名和身家,可惜他已经得意忘形,终归于尘土。

现在看来,在金正恩的权力金字塔上,集亲信和股肱之臣于一身的崔龙海正在步张成泽的后尘,去年几乎不离金正恩左右,今年可能将会有所改变。若他变得像张成泽一样,在左右的怂恿下,自以为可以与最高领导人称兄道弟了,那他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专制政体也是权力最不稳定的政体,最高领导人与群臣之间的博弈,是长期存在的。正是因为缺乏安全感,缺乏对法律制度的信任,因此依赖于高压下的忠诚契约和上命下服的体制,一旦大臣中有人获得了机会除去最高领导人,或者从舆论上压倒最高领导人,同时掌握了足够的势力,就会产生内部的反叛,导致权力更迭,而因为国家法律制度缺乏根本制约力,所以这种反叛只要成功,就会马上获得合法性,就像原有的最高领导人展开的政治清洗一样。

因此从本质上说,专制政体遵从丛林法则,胜者为王,为了保住最高权力,防止来自内部的反叛,在亲信的拱卫下进行残酷的政治斗争,彻底控制群臣,是必走之路。

朝鲜古代历史上就曾出现这些案例,比如朝鲜李氏王朝的太宗李芳远属于前者,燕山君时期起兵反正、拥立朝鲜中宗的的朴元宗等人则属于后者。

总的来说,朝鲜的权力格局莫过于此。

但很显然,金正恩这小子比他爹金正日要性急得多,过于频繁使用最高领导人的特权,搞政治斗争,清除一切异己,终致权力系统失去平衡,养权为奸。老话说“水至清则无鱼”“欲速则不达”,金正日用了那么久做太子爷,积淀登基资本,在金日成死后,又将韬晦之术发挥到极致,稳定压倒一切,在彻底控制局面后,才迅速大规模展开政治清洗,开启自己的新时代。而他却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他老子那么久才搞定的事,在清除掉一个个大鳄之后,看似能够称孤道寡了,却忽视了权力结构中原本存在的相互制衡体制。

高处不胜寒。在享受独尊滋味的同时,金正恩也在积蓄强大的政敌,一个足以一刀毙其命的死敌。(本文为凯迪特约稿件)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